当前位置:主页 > 前沿视点 >回应:阅读〈不国际的台湾@台北国际书展〉后的延深思考 >

回应:阅读〈不国际的台湾@台北国际书展〉后的延深思考

评论679条

一、前言

日前在脸书上阅读到「想想论坛」刊登Wenson写的《不国际的台湾@台北国际书展》,文章分析台湾的出版市场、文化氛围以及《阳光时务周刊》在台发展状况。笔者希望透过这个平台表达不同的观点,并对于中、港、台的文化发展提供个人粗浅的看法。

回应:阅读〈不国际的台湾@台北国际书展〉后的延深思考

参加过上海、香港、台北的国际书展,我个人认为台北国际书展在华人文化圈中依旧处于领先地位,领先原因不在于国不国际,而是阅读人口的普及、出版市场的成熟,最重要的是在台湾出版社里有着相对其他华人地区优秀的出版人,不论是文编、美编或行销人才,在激烈的出版竞争中早已锻鍊出如何生存的技能。﹙当然,在平均薪资待遇上,却并未反映出他们应有的待遇,这是题外话,这里先不多谈。﹚

二、中、港、台出版市场概述

必须承认的是,中国的出版品在最近五年内进步神速,某部分原因是挖脚了台湾的人才,另一部分是因为出版社企业规模相对台湾的庞大,资本实力雄厚,所以在书籍的设计、排版、纸材等都费了不少的成本。未来在出版的质、量超越台湾已是锐不可档的趋势。

但中国出版界潜在的隐忧有二:第一,出版品仍受官方干预,不论是杂誌、书籍的出版仍受到国家机器的监控。第二,人民生活水平参差不齐,纵使有阅读人口,却不见得能转换成购买力。依个人观察,即便中国人民富有了,但是购买书籍的风气却仍不是盛行,唯一成长快速的是童书,父母买给子女的消费力确实惊人。

至于香港,由于人口仅七百万,小市场使出版社经营更加困难,香港的书店多半贩卖中国、台湾的出版品,香港出版的书籍在质、量上都仍有进步的空间。但笔者认为,影响香港出版市场最重要的两点是:第一,香港的大学普及率不高,因此在阅读人口上相对于台湾也会较为薄弱。不论现今大学生是否有念书,不可否认的是有没有读大学确实会影响人们是否养成阅读的习惯。第二,香港楼价令人咋舌,目前全港新屋平均每坪要价一百万台币。这连带压缩了港人的购书意愿,除了多数的薪水必须支付房贷之外,家中空间不适合藏书也是影响港人买书意愿的关键因素。

台湾与中国、香港相比,在阅读人口上比例较多,购书意愿也是三地中最高,这也让台湾成为华人地区出版业的领头羊,但如何维持领头羊的角色其中仍有些许隐忧。

第一,物价上涨、薪资水準倒退(出版业薪资、福利相对于各行业都算是低的),不但使消费者减少购书意愿,同样也让台湾的出版人才大量流失,许多优秀的出版文化人不是转行,就是跨海到海外讨生活,造成台湾人才严重流失。

第二,各家书店与网路书店之间的削价竞争,造成卖书获利有限,影响台湾独立书店的生存,也迫使各家书店必须多角化经营甚至转型,有许多独立书店因此歇业。这对消费者来说,购书成本降低看起来是件好事,但长远来看却不利于台湾独立书店的经营,破坏原有社区与书店之间的连结关係。

此外,不够国际化并不是台湾特有的情况,我相信,不仅是中、港、台的民众国际视野不足,连美国、日本、加拿大,也不见得知道阿拉伯联合大公国与沙乌地阿拉伯之间究竟是一个国家还是两个。

而阅读人口的下滑也是世界趋势,特别是阅读「脸书」的人口大幅攀升后,智慧型手机已经取代书本、杂誌成为捷运车厢内消磨时间的最佳工具。约莫五六年前还依然兴盛的言情小说、大众文学的口袋书,也逐渐的退出了便利超商的市场,这种萎缩并非台湾特有,而是世界趋势,全世界都必须面对的难题。

必须再补充说明的是,笔者无意为台湾的不够国际、阅读量不足做出任何的解释,事实就是这些部分都是台湾人必须共同面对的问题。但我之所以这幺谈,原因在于希望在下面谈及《阳光时务周刊》为何无法在台湾畅销却在香港有稳定销售时,能够排除「不够国际化」、「不够喜欢阅读」两个因素,因为这其中还有更複杂的历史与社会因素影响《阳光时务周刊》在台、港的销售情形。

三、《阳光时务周刊》在台推行最大的困难

目前笔者长期居住香港,同时也是《阳光时务周刊》(以下简称《阳光》)忠实读者,希望透过个人的一些经验与观察,提出自己的粗浅看法。诚如Wenson所述,《阳光》不论在专题设计、表格编排、文章内容素质都是非常的好,很多艰深複杂的问题透过《阳光时务周刊》的介绍,总能一目了然地让人理解相关议题以及时事脉动。

举例来说,印象最深刻的一期是描写藏人自焚事件,《阳光》将所有自焚藏人的名字罗列成一个表格,上面注明了姓名、年纪、自焚时间等等项目,一字排开佔了两大页。为何印象深刻,因为我认为《阳光》尊重每位自焚的死者,他们虽然为了西藏的独立或自治牺牲自己生命成了无名英雄,但《阳光》还给了他们名字、职业、年龄,给予这些死者最应该给予的「尊重」。

最不喜欢的一期是专访「刘梦熊爆料梁振英」的专题,不可否认的是,那一期应该是《阳光》有史以来销量最佳的一本,且对于香港特区政府、《东方日报》等造成一定压力,梁振英被迫在那一两周来回应刘梦熊的攻击。但是如此的爆料文化原本属于《壹週刊》或其他杂誌的专利,《阳光》如此的专题内容并不是我期待看到的样子。

回到问题本身,为何《阳光》在香港与台湾的销量会有如此大的差异?我认为原因有下面几点:

第一,《阳光》秉持着推动「两岸三地」的民主化运动,而在这运动的过程中,存在着台湾最民主(以选举来看)、香港次之、中国最后的线性排列(以《阳光》所锁定的阅读群众中、港、台)。在这排列中香港处于双面的焦虑,压力也最大,一方面希望自身的民主化进程能追上台湾(选举层面),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因为逐渐被削弱的一国两制体制,导致香港成为中国一样的言论不自由。在这情形下,对于中、港的新闻脉动、深入专题报导就会有较多的渴求。

相反地,台湾在华人的民主进程中,并没有任何一个标竿可以参照。因此,相较来说对香港、中国的政治、社会新闻的求知慾就没有那幺大,反倒是对台湾内部的政治议题、社会问题有较多的关心。这也是为何《天下杂誌》、《商业周刊》、《今周刊》、《新新闻》会有一定的台湾阅读群众,而《阳光》却无法扩张阅读群的原因。

第二,依目前务实的状况来看,中、港之间是中央与地方关係,中、台之间则是国与国的关係(不论你是否承认中华民国,台湾目前拥有自己选出来的政府,且不听命于中国中央,这是客观的是实现状),长期以来,港人对于中国议题的关心本来就远高于台湾人。此外,香港因为地缘与历史关係,其与中国之间存在着相对于台湾更为紧密的串连,包括超过半数港人其父母辈、祖父母辈才从中国移居香港,这深厚一层的情感导致香港在面临中国问题时,相较于台湾更显现出複杂的态度。

第三,相对香港来说,《阳光》论述立场不符合一般民众对政治的认识。台湾长期受到蓝绿绑架,在讨论政治议题时都必须先分蓝绿,其后才会决定以怎样的视角、姿态来看议题。儘管这五、六年来,台湾逐渐走出被政党绑架的政治价值观,但这样的民主化道路还是略显缓慢,这当然与台湾长期的政治生态有关,以及媒体过于简化、标籤化的讨论任何时事、议题有极为密切的关係。

然而,《阳光》的出现也许能够帮助台湾走出蓝绿对立的情绪性政治版图生态,开创议题的是非对错辩论的空间,对于台湾的民主化绝对有正向的帮助。

三、结语

究竟《阳光》可以怎样在台湾行销?真的将《阳光》包装成文青风,走文艺风格、小资品味就能获得台湾社会大众的青睐吗?但是,当《阳光》转变了他的风格,多些图片、少些文字,《阳光》还能够是原来样子的《阳光》,带给阅读者每周深入的报导与时是整理吗?

许许多多的问号,代表着台湾出版市场的複杂、难以捉模,也说明着我希望《阳光》能够秉着原有的风格、路线继续加油,为华人民主化运动继续贡献心力,成为中、港、台三地之间最具特色的时事评论杂誌。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
  1. 战力提升!HONDAAllNewCR

     从全新CR-V身上,不仅看到了产品实力的进步,更看到了HONDA一贯的坚持! 经过了两天一夜的相处